信德的種子在主内萌芽、成長

耶穌常教導並且要求我們要有信德,那麼,信德對我們究竟有多重要?我們對自己內在的信德究竟又認識有多深?聖經裡不時出現關於信德的章節,即使沒有刻意研究當中真正的含義,相信從教會挑選出來作每天的聖言裡面,以及從我們參與感恩祭時神父們的講道裡,我們對信德已累積了多少理念。以下是一些我在天主內所認識關於信德的分享。

信德的英語翻譯是Faith。從天主教的角度來看,Faith是天主所賜予的,是我們對天主有的信靠。Faith對非教友來説,能包括對別人有的信心、信任,對自己有的自信。對我而言,兩個解説分離不了。我在主内的信德都是靠著這一切,一步一步從我每天的生活經歷中,所堆砌而成的。

當信德的種子在我內萌芽以前,我曾經經常對自己欠缺信心,也曾因為自卑而感到事事不安。但當我細心想一想時,我發現,既然我們都是根據天主模樣被創造的,那在外,在內,根本不應該對自己有所懷疑,更用不著畏懼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相反,我們該以天主所賜的信德,時時牢記在自己內有著的,是天主遺傳的模樣。再者,我們人類不僅在祂的眼中被視為極寶貴的,我們的天主甚至將祂至愛之子耶穌基督,也給了我們作為犧牲的贖罪品。雖然,難免我總是有時候覺得自己不夠好,甚至根本不配「好」這個形容詞,但自知自己絕對不能被這些負面的感覺蒙蔽。我對自己說,只要牢記自己是祂的創造,以及在創世紀第一章內的聖言:「天主看了他所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那麼我還有甚麼值得恐懼呢?此外,我知道,自己的所有並非偶然,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有著天主特別的意思和目的。

Tags: 

那些年……祂伴我走過的日子

早陣子,一齣台灣電影掀起了懷緬過去的熱潮,人人都在討論那些年代的青蔥歲月,當人人爭相從床下已封塵的鐵罐中,拿出早已發黃的照片、家課冊及鬆掉彈簧的兒時玩具來炫耀一番的時候,驀然回首,我卻想起了與祂一起走過的那些日子。

自小生於教友家庭,生活雖稱不上富裕,但總算夠吃夠穿,自小上主日學、加入輔祭會,在聖堂年輕一輩中算是活躍及熱心參與事務的小眾。學習成績尚算不過不失,年少輕狂,但往往能大事化小。高中時終日埋首鑽研投籃之術,致令成績下滑,輾轉赴澳留學,在完成學位課程後理所當然地投身職場,拼搏數載後,又順理成章地與共渡了三千五百二十四個日出與日落的女友步入教堂。婚後勞力工作,買了人生第一間房子,每天在家中與小狗嬉戲的同時,繼續為節省生活開支而絞盡腦汁。我過去的經歷就好像文藝電影一樣,沒有太大的高低起伏,每階段都是按步就班,一幕接一幕,看似平凡不已。但回望過去,原來在安逸平穩的那些年頭、在每一個片段中,天主都一直與我同在。

這是一個快樂溫馨的片段—兒時某年,父母、年幼的弟弟及年邁的姨太婆一起在狹小的客廳中為我慶祝生日,桌上放著我喜愛的食物,父母見到小兄弟健康長大而大感欣慰,而小兄弟面對美食則你爭我奪,吃個不亦樂乎。感謝天主讓我生於公教家庭,讓我去愛與被愛,令正確的價值觀在我心中扎根,讓我在充滿愛的環境中成長。這都是天主的恩賜,在那些日子,祂伴我走過快樂的童年。

Tags: 

主賜的平安與禮物

剛過去的復活節,正正是我在主內慶祝五歲生日。當知道今年的聖週六正是在同一日時,我感到十分雀躍,心裏想着今年的復活節要做些甚麼呢?或是要怎樣準備呢?滿心期待着一個不一樣的四旬期和復活節,更能與主貼近。

在四旬期開始時,我為自己定下了一連串的靈修大計,例如:多閱讀聖經﹑默想等,但那些計劃也漸漸在每日繁忙的生活中石沉大海了,只是斷斷續續的實行。而我這個四旬期也就平平淡淡的過去了,心裏帶着丁點的遺憾參與了聖週的禮儀,聖週的禮儀也一如以往的渡過了。但到了參與入門聖事時,當神父讓我們信眾一再宣認我們的信仰時,我熱切的回應,真像回到了當年一樣,回應了主的召叫。在見證着朋友們及朋友們的親人加入我們這個信仰的大家庭時,心裏頓時感到無比的感動,因為他們期待及盼望多時的救贖終能實現,因而感到萬分的高興。

雖說在四旬期之時並沒有達到所預期的靈修大計,但當細心地反思時,卻發現天主利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教導了我,並賜予了我心靈上的平安。

在工作上,常會接觸到不同階層及背景的人士,他們待人接物的方式也各有不同,被無禮的對待或被罵的情況也屢見不鮮,心裏總不好受,而我往往會被那些負面情緒影響,因而整個人也被牽引着。

天主在今年年初時,讓我知道2012年將會是充滿恩寵的一年。在不知不覺間卻發現天主賜予我聖神的果實-喜樂。現在不管遇上甚麼情況,有了天主的喜樂,心中充滿的總是平安,因天主的喜樂並不會因着外界的事物而改變。天主正是我們喜樂的泉源,我們的力量。正如在厄斯德拉下8:10「你們不可憂愁,因為喜樂於上主,就是你們的力量。」我們喜樂與否,在乎我們的決定,所以我也決定每天都要在主內喜樂,一如聖保祿宗徒在斐理伯書中4:4道:「你們在主內應當常常喜樂」。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