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ing

治癒的接觸(二)

兩年前修會派遣我到澳洲本會創辦的三家安養院負責牧靈工作,當時我以為聖神宮殿祈禱團體是位於北雪梨,離我住的地方Peakhurst很遠,我只有往Lakemba教堂參加每月首星期五舉辦的治癒彌撒。

一天,三家安養院的物理治療師Carlton給我一張邀請函,邀請我參加聖神宮殿祈禱團體所舉辦的敬拜讚美祈禱會,不分年齡都可參加。他是這團體的成員。我感到很高興因為舉辦祈禱會的地點是在亞洲中心,而他們平常也在那裏聚會,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遠,我告訴他我要參加。

只 此之後,我繼續參加他們的祈禱聚會,也有參加他們的生活營。我不會忘記他們的領導員金女仕在一次講道時所說的:「當我們向聖神祈禱時不要客氣,祂將滿足我 們的所需。」於是在覆手祈禱環節開始前我向聖神祈禱:「請醫治我的身心靈,讓我能為祢做更多的服務。」我聽到心底有一個聲音說:「你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接受 治癒」。當金女仕為我覆手祈禱時,我躺下並在聖神內休息了。
在聖神內休息中,我看見一個從來沒有見過而非常漂亮的花園,我很高興遊玩其中。我聽到音樂聲,有很多人唱著非常好聽的聖歌,我感覺到一種從來沒有經驗過的平安,也感到心靈獲得了釋放,我很高興,這種由聖神來的平安沒有人可以從我心中拿走。
當我在聖神內休息一段時間後,我問聖神:「我的好朋友聖神,在祢內休息的人都起來了,我何時才能起來呢?」聖神對我說:「你安心在此休息吧,讓我繼續在愛內治癒妳,當時間到了我會讓妳知道,到時候你便起來吧。」很感謝聖神賜予我身心靈上體驗到祂那治癒的恩典。

Tags: 

治癒的接觸 (一)

我1983年在我的國家--台灣新竹市永泉教義研究中心認識神恩復興運動。這是一個傳道學校,目的在訓練教友成為教堂內,學校或教會各機關的傳道服務員。 在兩年的服務訓練中,我和其他的學生認識到甚麼是神恩復興運動,如何使用神恩並且辨別神恩。我們在每星期的祈禱會中經驗聖神,有時中心為所屬的教區舉辦神 恩復興運動研習會。我們一方面自己經驗聖神,也幫助其他人經驗聖神。有些人很容易接受聖神,因為他們敞開心門並讓聖神在他們內工作,他們能從聖神得到不同 的恩惠,例如語言、神視、教導、智慧等,還有很多其他的神恩。有人生病且做很多醫學上的治療,我看見他們在聖神內被治癒;有人患精神疾病,他在聖神內被治 癒,有很多奇蹟及治癒發生.....。

當我是修會的望會生時,我罹患肝病且住院三個多月,很多人為我祈禱,可是我的病依然沒有好轉,情況 反而更糟。一天一個祈禱團體來為我祈禱,我被他們祈禱的力量深深觸動,感受到天主的愛在我心內逐漸加深。他們的禱聲被應允了,為我帶來治癒的接觸。他們為 我祈禱後我漸漸康復,我確實知道且相信我的肝病是在祈禱及醫藥的配合下痊癒的,而天主亦繼續以祂的平安和臨在充滿我的心靈。出院之後我成為一位修女,我需 要每六個月到醫院做覆查,每次的檢查報告都顯示我的肝臟沒有問題。直到現在我的肝臟仍然沒問題,感謝讚美天主,阿肋路亞。

過去的經驗中, 當我遇到困難或工作上帶來的壓力和軟弱,使我不想去參加祈禱聚會時,總是有一個聲音對我說:「來到我面前,我與你同在」,因此我還是參加每星期的聚會。我 知道當我還未到祈禱會時,天主聖三已經在哪裡等著我了,敬拜讚美越多,從天主得到的恩寵也越多。我將我的思言行為交託給祂,我能得到身心靈的力量,當我回 到現實生活中繼續奮鬥時,我能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我稱聖神為我的好朋友,因為我能毫無拘束地投奔祂,祂總是溫柔及善良的對待我。

Tags: 

想抱怨時,要趕快細數主的恩典!

因為主的預許及恩典,帶領我在兩年前2008年8月世界青年日期間,又再次回到熟悉的雪梨。

記得多年前在2001年6月回到雪梨時,第 二個月後馬上遇到全球經濟下跌的大恐慌。而這次回來,就像歷史重演般,在雪梨世青節後的第二個月,馬上又碰著世界性經濟大風暴。兩次的情況大同小異,很多 人突然被公司解僱,公司被迫倒閉,甚至有人因負債累累而自尋短見。當時眼看澳幣幣值直線下跌,失業率突增,朋友都問我會不會後悔選擇那個時候回來?周圍的 人也覺得我真是倒楣,怎麼又是碰到這個不濟的時期回來呢?只記得經上說「因為天主所造的樣樣都好」(弟前4:4) ,只要是主預許和願意的,不管是大風大浪,甚至天崩地裂,我都不應該害怕,怕只怕我失去了對主的信心。

經過一個半月調適自己的心態後, 不得不學習主耶穌的謙卑之心,告訴自己一定要忘記以前的自己和學歷,什麼工作我都願意接納並感謝讚美主,相信即使在人眼中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只要腳踏實地 做好它,都能光榮主的名。很快在第二個月獲得一份新的工作,緊接第三個月又有第二份工作。在半工半讀的忙碌生活裏,信德的考驗仍然不斷,我常求主給我更多 的工作,使我有更大的安全感。第一份工才過了半年,老闆就馬上要我擔任培訓新人的職務,甚至把重任交給我,每星期要我盤算店裡的總結,直到把店門關上。當 時的我把主的祝福一時忘卻了,也記不起仍處身在經濟不境的氣侯中,口裡還常抱怨說:天哪!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累死人了,我不想做了!旁人一聽見便對我 說:你應該感恩,因為在外有很多人失業等候找到工作呢!愧疚的我即時變得啞口無言,不敢再作聲。

Tags: 

自由的可貴

人生難免有各種的挑戰和磨難… 但主卻往往藉這些經歷來讓我們在祂的愛中成長,讓我們在靈性上有所突破。

年初的時候,父母從香港來 到澳洲探望我, 你會想,這是一件令人非常賞心悅樂的事… 初時的我也很期待,畢竟已有一年沒有與他們見面… 但是日子越久,越發現自己不懂得怎樣與他們相處,可能我已習慣在澳洲獨個兒的生活了。作為非教徒的父母,不明白為何我對宗教活動這樣的投入,他們開始對我 有所微言。加上剛大學畢業,前路和將來有著種種的未知數。面對著他們每天對未來的查問及種種的壓力,憂鬱症的病徵竟在不知不覺間出現了。是我的心硬,以致 我沒有第一時間轉向天主,尋求主的醫治和幫助。雖說天主是時常在我們的身邊,但我卻感覺不到,只覺得天主在我的生命中已消失了,我像是那些在曠野中流浪了 四十年的以色列人。

雖然天主像是離棄了我,但祂卻一步也沒有離開我。天主派遣了很多朋友來看顧我、支持我。感謝主,我在曠野的時日並沒有 四十年之久。我也慢慢的走離谷底,天主藉著聖神宮殿祈禱會在七月尾舉行的祈禱營,讓我得到治癒。那次祈禱營的主題為「主的神在那裏,那裏就有自由」(格後 3:17),藉著敬拜讚美、明供聖體及祈禱,我再一次與天主接近,一切的絪綁、束縛也沒有了,心中只有主賜的平安和喜樂,真的感到重獲了救恩,重獲了自 由。我的內心只想不斷的讚美天主! 感謝主在我身上傾注了祂的聖神,並賜給我一顆新的心、新的生命! 天主再一次重燃了我的心火,也再一次提醒了祂對我的召叫,以及我在領洗時對天主的承諾 –成為「地上的鹽,世界的光」。

Tags: 

天主一直在我身邊

記得在七歲的時侯,媽媽帶我上兒童主日學,當時還不太明白天主教是甚麼便領洗了。雖然如此,可能因為我在天主教學校就讀的關係,我很相信祂的存在。祂給我的印像就如電視劇中的神仙一樣,會變法術,我有困難時可以找祂。

到了十歲的時侯,我參加了聖神同禱會,經驗了在聖神內受洗,看見很多人領受了神恩,當時感覺到原來天主是那麼的真實。雖然如此,當很多人告訴我要愛天主的時侯,我卻不太願意聽他們的話。我不明白為甚麼我要愛祂,我和祂只是普通人和神的關係。即使祂為了我而被釘在十字架上,當時我並不在現場,我感受不到。

直至三年前,我和男朋友分開了,他說了很多讓我傷心難過的話。當時我很難過,很介意他怎麼可以這樣傷害人,也想不通人怎麼可以那麼絕情,轉變得那麼快。姐姐告訴我要祈禱,讓天主幫我。我便如她所說,每天祈禱,但是我沒有開心起來。半年之後,有一天在祈禱中天主對我說:「人有自由,有權選擇,有時可能選擇得對,亦可能選擇錯,不能介意太多。既然天主因為愛我們而給我們自由去選擇,那麽我為何不可以為了天主而不再介意別人的選擇呢,因為不管發生任何事天主也會醫治我。」我立刻明日到原來天主的愛是那麼偉大,那一刻的喜樂到現在也陪伴著我,因為我知道天主會一直在我身邉,我也會跟隨祂。

我相信每一個人也經歷過傷心的事,但是不管有多難過,一定要記住天主無條件的愛了我們。祂付出了很多很多,我們只需付出很少,就是讓祂醫治我們和愛我們,我們的一生便會充滿喜樂。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