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主,我稱揚你,因為你救拔了我(聖詠 30:2)

身為一位資歷不算淺的天主教教徒和神恩復興運動的參予者,我在靈修的旅程上經歷了很多。在過往的海外福傳之旅和屢次的屬靈戰鬥中,也得著很多體驗。我很高興有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主耶穌在我生命中帶來的治癒。我相信每人的生命中或多或少都需要不同方面的治癒,而能夠真正治癒我們的就只有主耶穌一位。

在這幾年內,我一直往見一位在澳洲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中心裡服務的修女。通常每兩至三個月,我便會與修女見面,向她傾吐生活上的憂愁和喜樂。

在最近一次會面中,我和修女傾訴一件困擾著我的心事。在事件中我覺得被人背棄和利用,心裡很難受。在過去幾個月我一直向主耶穌祈禱,求祂醫治我的心靈,拿走我的傷痛。心知自己需要被醫治和寬恕他人,可是我越努力嘗試透過自己的祈禱和他人的代禱去寬恕別人和接受耶穌的醫治,情況反而變得更糟。我好像走進了死胡同一樣,怨恨越發加深,一步一步走向自挖的墳墓裡。

和修女一直傾談,我按奈不住眼眶內的淚水,淚流滿面地向修女訴說心中覺得被人利用和背棄後的忿怒和難受。我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可能去寬恕人,或讓這件事隨之而過。直至到修女問我:「你知道自己是誰嗎?當你身邊的一切都被拿走時 -你的財物、朋友、家人,當這些統統都不再存在時,那剩下來的是什麼?你知道自己究竟是誰嗎?」。我頓時整個人呆住了,我停止了哭泣,停止了我的控訴,停止了我的抱怨。在那刻我意會到世上的事物原來都不重要,我所擁有的、我所愛護的、我所憎恨的,這一切都不重要。我又回想起從前和癌病搏鬥時,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情境,當你知道死亡隨時隨地駕臨,每刻都像活在懸崖邊時,便會察覺身邊的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直至這刻我才開始泠靜下來,能安心靜聽修女的指導。之後修女為我作心靈治癒的祈禱,邀請耶穌來臨和我們一起。祈禱後我覺得很平安和安祥,感覺就像走出了一間漆黑幽暗的密室。心內那股怒火和怨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臉上的笑顏。

修女為我作心靈治癒祈禱時,我在心裡聽到耶穌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的忿恨和不高興。我回憶起很久以前在大學時期曾經被一位朋友同樣地背棄和傷害過,多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放不開,仍對她不滿。所以當我又經歷到類似的情況時,我不由自主地作出這樣激動的回應,不論我或別人怎樣努力的為這件事祈禱和代禱,都無濟於事,我的心懷仍然不能開放,反而逐漸跌入深淵。我把這一切都告之修女,修女對我說:「在你內心深處還有一間隱蔽幽暗的密室,讓我們請求耶穌來潔淨它!」。修女便再次為我作心靈治癒的祈禱。這次祈禱後,耶穌把我整個人由傷痛和束縛中釋放出來,祂不單只治癒了我所受的傷害,還以祂的愛充滿我的心靈。那在我心深處連我自已也沒有發現到的漆黑幽暗的密室,終於在耶穌的大能下坍塌了,祂的光照耀著我整個心靈,讓我帶著喜樂和難以掩蓋的笑臉回家。

和修女說再見時,我告訴她若沒有主耶穌我絕不可能帶著這自由和釋放的心離去,主我愛你!我願向全世界宣告祂是多麼的偉大和美好!祂愛我們,祂能真真正正的治癒我們。

陳馥韻

Tags: